头条-FULAIKA.COM域名出售

大货车“改型”被罚2万 “给局里两条烟钱”降到5000元?官方:已成立专案组

2023-05-25 00:00:00

5月6日,大货车司机甄师傅开车路过安徽省砀山县时,被该县交通运输局执法人员拦了下来。甄师傅的大货车上装的是铁架,从江苏无锡运往河南安阳,因宽度受限,他将车厢一边挡板临时卸下,用钢丝绳等将铁架绑牢后进行运输。执法人员认定这是“改型”,属于私自改装,扣车后要罚款20000元。甄师傅称,经停车场老板建议,他向停车场旁边小卖部老板的微信转账了800元(停车场老板表示为600元)。随后,罚款降到了5000元,甄师傅的大货车得以放行。

5月25日下午,甄师傅向上游新闻(报料邮箱baoliaosy@163.com)记者表示,他开了17年大货车,觉得这种情况有些不合理。而停车场老板则向记者表示,是甄师傅主动找的他。“他当时都快哭了,说自己没钱,一直让我帮忙想办法。”宿州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则表示,已经派出专案组前往砀山县调查。

货车涉嫌违规被罚

25日下午,上游新闻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大货车司机甄师傅。他介绍,事情发生在5月6日,当时他从江苏无锡拉了一车铁架,目的地是河南安阳。当天路过安徽省砀山县境内时,被砀山县交通运输局执法人员追车拦截了下来。

据介绍,工作人员先是问车超不超载,甄师傅表示没有超。工作人员表示去过磅就知道了,于是甄师傅跟着他们来到一个指定的停车场。“停车场里有个地磅,过了之后发现不超。他就给我说,你这个车厢怎么打开了?属于改型啊!我说我装的这个货物有点宽,不打开装不下。他们不管,说这属于改型,要罚款,就开了个罚款通知单。开了单子后,他让我去交通局接受处理。”

甄师傅表示,当时他们穿着执法的制服,“他们开的是一个大的依维柯交通执法车,但是证件没给我看。就说我卸下了车的挡板,属于改型,但是也没说具体违反了哪条规定。”上游新闻记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上查询发现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》第七十一条规定,“违反本条例的规定,客运经营者、货运经营者擅自改装已取得车辆营运证的车辆的,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,处5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的罚款。”

甄师傅介绍,他以前开车时也经常路过砀山县,但是之前都没有遇到了这样的情况。“开始还找我要道路运输证、营业执照和委托书这些,还必须是原件,我营业执照刚好没带,我说让家里人拍照发过来,或者用传真传过来,人家说不行,必须要原件,僵持了3个多小时。”

在甄师傅自己发布的网络视频中,他表示:“通过停车场老板,他说有熟人,给局里边买两条烟,运作运作,就可以减轻处罚。一开始非要两万元罚款,没法了找了这个停车场老板,给中间说说。然后按照最低标准,罚了5000元。”甄师傅还保证,“以上我说的属实,没有半句虚假。有虚假愿意承担法律责任。”

他还晒出了和停车场老板的对话录音,音频文件显示,一位疑似停车场老板的人表示:“目前必须得找局长签字,局长签个字,罚5000块钱可以。局长不签字,他们不敢罚5000,没有这个权力。你总共买两条烟,发个七八百块钱。”

第二段音频显示,疑似停车场老板的人表示:“转好钱,给我打个电话。我给那边说好你再上楼。你到了啥也不要说,我给他说一声就行了。”后来甄师傅表示已经转了钱,对方收了之后表示:“你等两三分钟再上楼,我给他打个电话。”

货车司机:转800元后被罚5000元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甄师傅证实了上述说法。“当时和停车场老板闲聊,他说他有熟人可以中间说说,活动活动,运作一下,条件是买两条像样的烟。我说买什么烟呢?他说400元一条的就行,买两条。我说我对烟也不熟,别买到假的了,他就说那你别买烟了,你直接给钱就行了。我说我也没现金,都在微信上,得找个地方取钱。他说我给你个号,就是旁边小卖部老板的电话,让我加他微信然后转账,之后再去运管站二楼主任办公室。”

甄师傅表示:“一开始他们不给处理,说啥不行,微信把钱转过去之后,再去找他们,啥也好说了。(营业执照)原件也不要了,马上就处理。然后就罚了我5000块钱,结果那个票一直打不出来,等了半天说是网络不行。后来也没有发票和收据,就给了一个通知单。”

甄师傅给记者发来了缴费的截图,上面显示的金额是5000元,“执收单位”是砀山县交通运输局,“执收项目”是“罚没收入”。另外还有一张“安徽省统一公共支付平台缴款通知单”,上面注明了缴款人、缴款金额、执收单位名称等。而在一张盖有“砀山县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”公章的“证据登记保存清单”上,则标注了甄师傅的车牌号等信息,上游新闻记者看到,“登记保存地点”为“胡庄”,并未写出停车场的具体名称,“批准人”为孙某某,“调查人员”签名为王某和杨某。

“我管他们要那个处罚决定书,因为罚了我,得有这个东西啊。结果他们说拿不到,领导都已经走了,你回头再来拿吧,就这样打发我走了。最后去取车的时候,停车场也没要停车费,收了几十块钱‘过磅费’。”甄师傅表示,工作人员还给了他一张放单,在这张名为“放车凭证”的纸条上,标明了甄师傅的车牌号、车型、查扣日期、放行日期等信息,但是在“放车人签名”一栏,却是空白的。

甄师傅介绍,当天从上午11点开始被扣车,一直到下午将近7点才解决,“我出停车场的时候都七点过了,天都黑了,然后我直接开到安阳去卸货了。从江苏无锡到河南安阳,就这里被查了,其他哪里都没查。”让他不满的,是罚款的方式,“一开始各种刁难,不给处理,结果找了中间人,说要给他们主任还是副局长签字,才能按照最低标准罚,要不然8000元、15000元都有可能。”

停车场老板:我只是好心帮忙

25日下午,上游新闻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让甄师傅转账的停车场老板张先生。张先生表示,确有其事,但自己是好心帮忙。

“有这回事,不过不像他那么说的。我是借着领导的口气,让他买两条烟,总共花了600块钱,不是800块钱。”张先生表示,这600块钱是旁边小卖部的人通过微信收的,他没有作为中间人转给交通执法人员。“不是,我没有给那边领导说。其实,他那个罚款属于改型的罚款,最低就是5000块钱。”

张先生还表示,当时是甄师傅主动找的他,“是他找的我,不是我主动找的他。当时他说得非常可怜,说这一趟挣不了几个钱,让我帮帮忙看看能要出来不?他当时可怜得都要哭了,说拉的货还等着要,让我想办法帮他处理。”

对于记者“是否和运输局比较熟”的提问,张先生表示:“是运输局租的我的停车场,涉嫌超载违规的车辆都放在我这里。目前合作两年了。”为何开始要罚款2万元,后来又降到5000元?“他(甄师傅)一直不认自己车是改型,耗了差不多一整天时间,他一直说‘我没有改型’,后来就给他降到了5000元。”

张先生最后表示,甄师傅“转账800元”的说法不准确。“他说转800块钱,实际上只转了600块钱,转账记录我都调出来了。他应该是把600块P成了800块。”

主管部门:已开始调查此事

到底谁得到了那笔微信转款?到底是800元还是600元?为什么罚款会大幅度降低?带着这些疑问,25日下午,上游新闻记者通过砀山县交通运输局监督举报热线0557-12328联系上了该局一位工作人员。该工作人员详细咨询并记录了甄师傅的遭遇,表示会及时反馈到相关部门,由后者进行答复。

记者随后又联系上了宿州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执法监督科。一名工作人员表示:“我们已经收到这个信息了,领导已经成立专案组前往砀山了,目前正在调查核实这个情况。”至于调查的最新进展,该工作人员表示,“还是等事情的结果出来再说吧,现在无法答复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 金鑫

编辑:杨波

责编:王蓉 官毅

审核:冯飞